王俊英称活着就要去画画 14岁当童工……

王俊英称活着就要去画画 14岁当童工负责做花盆

姓名:王俊英  年龄:42岁  籍贯:辽宁省大连人  职业:画家  梦想:画出心中更多的可能  职业履历:法国艺术家协会会员,连续三届法国文化艺术国家级大奖获得者,曾获取“法国国会奖”金质勋章,美国加州州立大学名誉教授。

  14岁时当上童工

我是大连人,14岁时,爸爸因癌症故去,妈妈没正式工作,生活顿时困难起来。为了弟弟能继续上学,妈妈动员我退学,去顶爸爸的班。

那时国营厂是铁饭碗,终生有靠,为此妈妈托关系给我户口本上加了3岁,还真糊弄进去了。那是一家陶瓷厂,我们车间负责做花盆,整天和泥巴打交道,又脏又累。那时每天定额120个,我提前三四小时就能把活干完,然后串车间找人玩。

妈妈总觉得女孩子一辈子干这种活不是个事,她特别希望我能进工会,又干净又清闲。那时,这就是我们母女的最大梦想,可问了几次,人家也不要。

违背了父亲的愿望

我从小喜欢画画,这可能是受我爸爸的影响,他喜欢文艺,绘画基础很好。不过,他在世时绝不允许我们学画。“文革”时,他因为喜欢文艺,加上出身不太好,被斗得很厉害,全家都下放到农村去了,后来回了城,一直对此耿耿于怀。

他在世时总说,孩子不能学艺术,这是三教九流,不算正经出身,还是学好功课是正经。

父亲去世后,妈妈觉得我太苦,正长身体,每天还要干力气活,就想如果我学会了画画,将来也许能坐办公室,所以鼓励我去学。于是,我到区文化馆报了个业余美术培训班。

差点丢了一只手

那时,我已经调到造纸厂了。就在上美术培训班的第一天,一不留神,我的手被裁纸机卷了进去,同事反应极快,看都没看就按了制动钮。幸亏她有经验,此时裁刀正好落下,已搁在我的手背上了。当时车间主任吓坏了,连忙叫人来拆机器,等我的手拿出来时,血肉模糊,我试了试,居然还能动,当时心里特高兴:我还能画画。

当天下午下班后,我去上第一堂美术课,老师吓了一跳,因为我的手整个被包了起来。就这样,我整整画了4个小时,我永远记得我的第一张画,是临摹的海盗像,那时我连素描该怎么拿笔都不知道,老师看了一眼,说:你的造型能力不错。

有梦想的人不会累

人是很奇怪的,如果当时工会肯要我,也许我就不会想当画家了。到培训班一看,有的同学已画了好几年,基础比我强多了,可我不服气,我有了新的梦想:成为画家。我的性格特别好胜,一旦看准目标,绝不回头。

那时弟弟还在上学,我每月工资都上交给妈妈,只留20元零花,付了住宿和伙食,就不剩什么了。文化馆的老师看我困难,常给我找个画漫画、设计黑板报的活儿干,一次能赚几元钱。

白天上班,晚上学4个小时的画,回宿舍自己再画2小时,每天晚上12点才能入睡,一点也没觉得累。老师们都说,这个小姑娘实在是太努力了。

后来,我考上了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

人生只在一念间

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回大连,在一家文化研究所,坐办公室的,算是难得的好工作了。可我的梦想是当画家,不想混日子。单位领导说:你就现实点吧,谁不想当画家?我也是鲁迅美术学院毕业的,可中国才有多少画家,你就别异想天开了。

但我不愿就此虚度人生,所以没去单位报到,又回了沈阳。刚回去的一段时间,我把自己关在房里,认真地想该选择怎样的未来。

上大学时,经常有人找学生画“行活”,就是仿制世界名画,一次能赚百十元钱,可我们的专业讲究所谓“酱油调”,可画商们不喜欢,他们希望画得艳俗一点,所以我就想干脆自己创作,没想到却得到市场的欢迎,一幅能卖几千元。有了这笔钱,我坚持了下来。

从没想过去国外

回沈阳不久,我便和另一个女孩结伴去贵州写生。当时专注少数民族题材的画家不少,但多是画藏族,几乎没人画苗族。我们去的时候,正赶上苗族的民族节日“芦笙会”,台湾和马来西亚很多摄影师也来采风,他们有钱,雇个车整天跟着跑,我们就搭他们的车,去了很多地方。

整整一个多月,搜集了很多素材,回来后画了20多幅作品,办了第一次个人展,没想到引起轰动,香港画廊买走了一多半,另一半被美国华人经营的一家画廊买走,并邀请我成为他们画廊的签约画家。

在我的梦想中,从没考虑过出国。签证前,朋友们都说,你没结婚,又这么年轻,百分百会拒签。签证官问我:你怎么保证你不会留在美国?我说:又不是我要去美国,是美国要我去,我为什么要留在那里?

结果,我居然就拿到了签证。

没想过进主流社会

在美国呆了3年,后来又和法国一家画廊签约,在法国长住了10多年。

法国画廊很少干预艺术家,不像美国画廊,有时会让你画这画那。法国画家很多是现代派,我也和他们一起画着玩,很开心,现代派更像是一个游戏。我是比较传统的学院派,一位法国美术院校的系主任说,现在法国已没这种教学模式了。不少国外媒体问我是怎么打入主流社会的?我从没考虑过这个问题,我画画就是因为喜欢,画出来了,没想到大家也喜欢。

现在,我在北京呆的时间长了,因为这个城市充满活力。

幸亏选择了画画

这么多年下来,最深的感受是:幸亏当初选择了画画,幸亏当初坚持了梦想。我这样的人,也许天生只能当画家,因为联想特别快。此外,就是自由感,我的时间完全由我支配,有时出去玩,看看风景,其实也是一种创作。

一个人,能选择梦想中的生活,就会感到幸福。在法国,有很多街头艺术家,靠给人画肖像、卖“行活”赚钱,可他们心态特别好,总是那么阳光,因为他们是发自内心的。

现在中国好多家长强迫孩子画画,把这看成是成功之路,这样不是发自内心的去画画,所以特别累。

陈辉 王文韦/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王俊英 » 王俊英称活着就要去画画 14岁当童工……

赞 (0)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