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迦摩尼佛

7

 

佛教的创始人
佛祖释迦摩尼,俗家名曰乔达摩·悉达多。是净饭王之子。 在菩提树下得道,坐化于桫椤双树下。 弟子有“大迦叶”“阿难”等人。 把释迦牟尼佛称如来佛,还要加一个祖,称佛祖。不懂佛法的人以错传错,哪有如来佛?如来是一个称号,佛是一个称号。《西游记》里有如来佛的,不要把《西游记》当佛经了。还有佛祖,佛是佛,祖是祖,要分开来,祖是祖师,佛是如来,怎么好连在一起呢?称佛祖,好像释迦牟尼佛是佛的祖先,不对呀,释迦牟尼佛以前还有很多佛。 如果只说如来,那就多了,因为如来是佛的十种称号之一,每个佛都可以叫如来。 但如果说是如来佛祖那就是释迦牟尼,因为释迦牟尼是我们这个娑婆世界的教主。所以我们所说的佛祖指的就是释迦牟尼佛。 又:助念’送终,是念‘南无阿弥陀佛’,平素各大小寺院做功课,甚至人与人见面应答,也是念‘阿弥陀佛’,这有何意义?且听我略加解释。 ‘南无阿弥陀佛’这六个字是梵语,即是梵天之语,若译成中国语,‘南无’,(naman-Namo)亦读作那谟。即归命、归依、敬礼、救我、度我之义。阿弥陀佛(Namo-mitabhayaBuddhaya)译云:无量寿觉;或无量光觉。合起来读,即是归命无量寿觉,无量光觉。也可以说:归命无量寿觉度我,归命无量光觉救我。 善导大师的观经疏说:南无、即是归敬义;阿弥陀即行持义,既归敬,又行持,必得往生佛国。 还有:‘归依’二字的意思,含有回头之义,如言: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世俗对于浪荡江湖,风尘劳碌之人,有句俚语说: ‘浪子回头金不换’。 天主教和基督教,对人死之后,称之为‘息劳归主’。都有‘回头’的意思。 照佛教的道理,当一个人临命终时,用‘助念’的方法,在亡者周遭称念‘南无阿弥陀佛’,即是含有提醒亡者,了知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要乘此时机,回光返照,认识你自己的自性,回到自己原来的家乡。什么是自己原来的家乡?即是每个人的清净自性,见到自性,即见到佛性,见到佛性,即回到了佛国。 再:婆娑的意思是:堪忍.婆娑世界就是现实世界.意思是我们居住的这个世界虽然有生老病死求不得等众苦相逼,但是可以忍受,有能力忍受. 四,东方三圣,西方三圣 药师佛和他左右胁侍日光菩萨月光菩萨,合称:药师三尊”,又叫东方三圣.药师佛的典型形象是左右拿钵,内盛甘露,右手持药丸. 阿弥陀佛又称接引佛,他和他左右胁侍观世音菩萨和大势至菩萨,合称”阿弥陀三尊”,又叫西方三圣. 五,佛教描绘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三大部分:净土(天堂)–世俗世界(人间)–地狱 净土,佛居住的世界.大乘认为佛有无数,净土也有无数. 世俗,又称三界,有欲界,色界,无色界三层.一级比一级高.欲界是普通人的住地,色界在欲界之上,人们已经消除欲望但还离不开物质,无色界又在色界之上,人们不需要物质但还脱离不了因果轮回.这三界又统称迷界. 地狱,分为八大地狱:一等活地狱,在这里罪人自相残杀,凉风吹来复生;二黑绳地狱,用黑铁绳绞死罪人;三众合地狱,用野兽和刑具配合残害罪人;四号叫地狱;五大叫地狱;六炎热地狱,就是油炸了嘿嘿;七大热地狱,就是火烧哦~八阿鼻地狱,永世不得翻身~这是比较少的分法,还有十八层地狱等……

一、释迦牟尼的人间得佛的思想 约2500年前,释迦牟尼创立了佛教。释迦牟尼生活在喜马拉雅山脚下,今尼泊尔南部与印度毗邻的提罗拉科特附近的名叫拘萨罗属国的迦毗罗王国,是古印度时期著名王族懿师摩王(义鸠王,汉译“甘蔗王”)的后裔。释迦牟尼就是这个古印度属下的一个小国的王子。 当时古印度正处于奴隶制社会时期,奴隶主经济急剧发展,大批城镇国家开始建立,经济发展造成阶级斗争日趋激烈,民族矛盾日益激烈化和各阶级分化的局面。各国之间正在进行互相讨伐、兼并的战争。与此同时,传统印度婆罗门教的婆罗门至上、吠陀天启和祭祀万能的三大纲领开始衰颓,在思想界出现了反对传统观念、提倡自由思想的沙门思潮。整个社会婆罗门、刹帝利、吠舍、首陀罗四种姓之间也发生了政治、经济冲突,阶层内部发生了分化,特别是吠舍阶层产生出新的富商和自耕农,提出了自己的政治要求,与掌握世俗权利的贵族和掌握精神权利的婆罗门之间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在阶级和民族矛盾十分尖锐之际,承认拘萨罗为宗主的迦毗罗王国,一直受到强国的威胁,朝不保夕。佛经曾经记载:“有四大畏,恒逼人身,终不可制约,亦复不可咒术、战斗、药草所能抑折。生、老、病、死,亦如四大山从四方来,各各相就,摧坏树木,皆悉磨灭。”(《增一阿含经》卷五十一)作为释迦族的王太子已预感难免覆灭的结局,因之觉得世间是个无常的状态,又联想到人生下来以后,接踵而来的老、病、死的情景,感到人人很难脱离苦难的生活,终生要被烦恼困扰。即使他所拥有的权利,读过的吠陀经典等,都不能帮助他去掉烦恼,也不能让他获得精神解脱。于是他在29岁时,不顾父王的劝阻,毅然别离妻子,舍弃王位,剃除须发披着袈裟出家修行,最终创立了佛教。 释迦牟尼创教的因缘是他对社会的认识和人生的感悟。他看到:“一切归于尽,果熟亦当堕,合集必当散,有生必有死”(《增一阿含经》卷二十六《等见品》)的生住异灭的现象,由此推出了感受到社会与人生充满不确定(无常)的情况,例如国家社会和人与人之间始终处在争夺与倾轧之中,从而得出世间一切事物或现象,都是处在相对的存在关系或条件之中,如果离开了关系或条件,也就不能生起任何一种事物或现象。这是从佛教的“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杂阿含经》卷第十)之缘起关系来解释世界、社会和人生以及各种精神现象。由此推之,人生也是处在“十二缘起”的链条过程,即认为人的生命的起源和过程是依赖于无明、行、识、名色、六处、触、受、爱、取、有、生、老死等十二个彼此成为条件或因果联系的环节(支)而构成生命的不断循环,不管是从无明顺观,还是由老死逆观,十二支缘缘生起,归于无明,造成生死的根本原因。所以他最后把人生视为苦的过程,并把苦的现象主要归纳成八种,即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五取蕴苦等八苦。其中生、老、病、死是说人的生命中的自然现象或规律,怨憎会苦是指和不可爱的东西会合的痛苦,爱别离苦是指和可爱的东西离开的痛苦,求不得苦是说想得到而不能得到的欲望的痛苦,五取蕴苦是指构成人的色、受、想、行、识五种蕴组织而产生的种种欲望烦恼的痛苦,即一切身心之苦。释迦牟尼认为,众生了解了种种苦相,探究了诸苦的原因,就能够遵循佛教的方法,去消灭痛苦。灭苦的途径有八种,即1、正见,正确的见解。2、正思维(或正志),即正确的意志。3、正语,即正确的语言。4、正业,即正确的行为。5、正命,即正确的生活。6、正精进,即正确的努力修行。7、正念,即正确的思想。8、正定,即正确的精神统一。此八种正确途径是“八支圣道”,也称“八正道”。释迦牟尼为了给众生找到一条解脱之路,组织了“四谛”学说。“谛”(Satya)是“实在”或“真理”的意思,在印度宗教哲学里这是一般通用的概念和方法。“四谛”即是苦、集、灭、道四种真理,其中苦谛是说现实世界存在着种种痛苦的现象,即佛经里所讲的“一切皆苦”;集谛是表示造成痛苦的各项理由或根据;灭谛表示作为佛教最后理想的无苦涅盘,即消灭了苦;道谛是说为实行佛教理想所应遵循的方法和手段。佛陀所说的在四谛的四种真理组织中,苦谛是基础、是根本,认识了苦谛,也就比较容易认识、掌握集谛、灭谛和道谛。 释迦牟尼建立的宗教和理论,其基础是来自于人间,正是因为他对社会和人间有了深入的认识,于是他才能把自己的理解提炼出来,最终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以觉悟解脱为目的的佛教学说。例如,“四谛”、“八正道”虽然是释迦牟尼为解决人生现象、反对婆罗门教的种姓制度而提出的理论,但是它的理论来源则是因受到古印度治病的“四诀”(善知病、善知病源、善知病对治、善知治病)的启发后而创生的。又如“缘起说”提出后成为佛教所独有的主张,但是这也是释迦牟尼在和婆罗门教的神意说和“生活派”宿命论等理论斗争中所形成完善的。 释迦牟尼生前曾经到处说法,到过很多国家,住过很多城市。他的成功,即来自于理论的建设,同时更重要的是得到了人们的支持。摩竭陀国是释迦牟尼传教的中心,摩竭陀国国王支持佛教,护持佛法。据说频婆娑罗王(Bimbi-dara)在做太子时就立下誓愿(参见《四分律》卷三十三):(1)若父寿终,我登位为王;(2)当我治国时,愿佛出世;(3)使我身见世尊;(4)设我见佛已,生欢喜心于如来所;(5)已发欢喜心,得闻正法;(6)闻法已,寻得信解。做了国王以后,皈依佛陀,供养僧伽,大力保护佛教。他为释迦牟尼建造了竹林精舍,供养佛陀及弟子,成为最初的外护者。释迦牟尼在竹林精舍居住,频婆娑罗王每日三时率诸官属,往诣佛所,礼觐世尊。年纪渐大,身体渐衰,人老不行时,无法日日前去礼拜,就索要佛的头发和爪甲,用香花明灯礼拜供养在后宫塔寺。佛陀的弟子阿难曾对佛说:“又摩竭国瓶沙王(即频婆娑罗王)为优婆塞,笃信于佛,多设供养,然后命终。由此王故,多人信解,供养三宝,……”(《长阿含经·闍尼沙经第四》)正是由于频婆娑罗王对佛陀的支持,佛教得以迅速传播。频婆娑罗王的儿子阿阇世王(Ajatasatru)为争王位,将其父幽禁于地牢中,削其足底,饿死于狱中。他对母亲韦提希夫人百般虐待,欲置于死地。但是他对佛陀还是非常尊敬的,登上王位后,对弑父的罪行深感忏悔,听了耆婆的劝告,皈依佛陀,成为佛教教团的大护法。舍卫国波斯匿王初期暴恶无信,后因末利夫人引导,笃信佛法。佛陀住在舍卫城外的只洹精舍,是由波斯匿王的太子只陀(Jeta)捐赠的。佛陀所收的弟子,很多的人都是一些文化程度较高的婆罗门,他的护法也相当一部分是来自生活在城市的刹帝利种姓的政治家与商人,没有这些人的支持,佛教很难有一个很大的发展。所有这些表明,宗教是人创造的,如果离开了人间与社会,释迦牟尼就不可能创造出佛教,更谈不上未来的发展。所以我们应该是用历史来说明宗教,而不是用宗教来说明历史。 佛教是以追求清净解脱为目的之宗教。佛陀创立的三法印中“涅盘寂静”即为特点之一。佛教要解决的是生死问题,为此,修行是必不可少的。佛教徒要修行,就要选择不受干扰的地方,专心致意地修行,即“去离愦闹,隐处闲居,以崇道术”(《长阿含经卷二·游行经第二后》)。因为在城市里,人声嘈杂,凡事不断,烦恼增长,很明显,是不利于取得修行成就的。所以佛陀将寺院定位在城外。但是佛陀同时也注意到佛教的人间性,特别是修行在人间取得的重要性。他曾经说偈:“诸有长者子……一食止足,二修业勿怠,三当先储积,以拟于空乏,四耕田商贸,择地而置牧。五当起塔庙,六立僧房舍。在家勤六业,善修勿失时。如是修业者,则家无损减。”作为修行者来说,也可以在家里从事修习的活动,“耕田商贸,择地而置牧”并不妨碍修行。在《长阿含经》卷九《十上经第六》里说的“十救法”中规定有:“五者诸梵行人有所施设,辄往佐助,不以为劳,难为能为,亦教人为。”修习梵行的人以佐助他人为“亦教人为”,这就是说修行的人也不能离开人世。《长阿含经》卷二《游行经第二初》记载,佛陀曾经劝说阿阇世王不要对跋祗国用兵,因为这个国家:(一)人民数相集会,讲议正事;(二)君臣和顺,上下相敬;(三)奉法晓忌,不违礼度;(四)孝事父母,敬顺师长;(五)恭于宗庙,致敬鬼神;(六)闺门真正,洁净无秽,至于戏笑,言不及邪;(七)宗事沙门,敬持戒者,瞻视护养,未尝懈倦。佛陀以人民的生命和国家的和平为重,肯定了人间的礼度教法和人生孝道的价值,这也是佛教参与人间活动的表现之一,所以阿阇世王听了佛陀的建议后,停止了用兵的想法。 佛教否定“人我”的存在,以为“我”是一切烦恼的来源。人人都执著于“我”,因而不能得到解脱。但是佛教毕竟来自于人间,佛陀之所以要否定“人我”,其目的是要求信徒建立一种去掉我执的认识,并不是要信徒不食人间香火,远离人间。佛陀的弟子释提桓因不明白佛要在人间成就的道理,将成佛看作世外的生活,以为出家人不食人间饭菜,佛陀纠正他的偏见,告诉他要吃人间的饭菜,因为“我身生于人间,长于人间,于人间得佛”(《增一阿含经》卷二八《听法品》)。曾有比丘问佛陀,在三十三天中,如何才能得生善处?佛陀明确告诉他“人间于天则是善处,得善处、得善利者生正见家,与善知识从事,于如来法中得信根。”因为佛陀是人,他出生在人间,修道在人间,成佛也在人间。人间众生有善根者,出生在有正见之家,与善知识相交往,产生正信,精进不懈修持佛法,就能得到解脱。最后佛陀说:“比丘当知,三十三天著于五欲,彼以人间为善趣,于如来得出家,为善利而得三达。所以然者,佛世尊皆出人间,非由天而得也。”(《增一阿含经》卷二六《等见品》) 佛陀活了80岁,在他创教出家的45年生涯中,始终与社会的脉搏一起跳动。他游走于社会各个阶层之间,深知佛法在世间的重要性,同意弟子们用俗语(地方语言)进行传教,同时要求有些阿罗汉弟子要长住人间,广宣正法。佛教将世俗人精神方面的缺陷总结为世间法的八法,曰:“有世八法随生回转,云何为八?一者利,二者衰,三者毁,四者誉,五者称,六者讥,七者苦,八者乐。”(《增一阿含经》卷三十九《马血天子品》)此八种法是始终伴随着人的一生的,它时时刻刻地影响着人们的生活,让人生起烦恼,众生只能在不断地利用各种不同的随机应变的方法,即“当求方便,除此八法”(同上卷)。又因为八法是始终存在的,不承认八法也是不可能的,但是重要的是要认识到八法的作用,在与八法的周旋中,从而摆脱八法的纠缠,最后得到精神的解脱。这就像莲花出于污泥而不染,依然鲜洁亮丽,保持了它独特的高尚品格。佛也是如此,他在世间生活,在世间成道,但是佛是不同于众生的,他在自己的艰苦的修行中,成就了自己的伟大的人格,所以经说:“如来出现世间,又于世间成佛道。然不著世间八法,犹与周旋,犹如淤泥出生莲花,极为鲜洁,不著尘水,诸天所爱敬,见者心欢。”(同上卷) 释迦牟尼的一生是伟大的一生,他创立了佛教,从此改变了世界一大批人的命运与生活,虽然不可否认,佛教的基本倾向是要否定现世生活的,所要追求的主要是来世,但是这并不能说明佛陀不关心现实中的世界,因为佛教毕竟是在人间创造的,他的基本理论都是来自于对人间看法的基础上而形成的。佛陀不大关心宇宙生成等问题,他所提出的一切理论都是针对现实中存在的弊病和人性的弱点而成立的,像“四圣谛”、“八正道”,包括缘起论,都是为了解决人生问题而提出的一些药方。正是由于佛陀抓住了人间和社会的基本问题,所以他的理论才能够为人们所接受,佛教因此能够流传下来,不断发展光大。
古印度正处于奴隶制社会时期,奴隶主经济急剧发展,大批城镇国家开始建立,经济发展造成阶级斗争日趋激烈,民族矛盾日益激烈化和各阶级分化的局面。各国之间正在进行互相讨伐、兼并的战争。佛陀的弟子释提桓因不明白佛要在人间成就的道理,将成佛看作世外的生活,以为出家人不食人间饭菜,佛陀纠正他的偏见,告诉他要吃人间的饭菜,因为“我身生于人间,长于人间,于人间得佛”(《增一阿含经》卷二八《听法品》)。曾有比丘问佛陀,在三十三天中,如何才能得生善处?佛陀明确告诉他“人间于天则是善处,得善处、得善利者生正见家,与善知识从事,于如来法中得信根。”因为佛陀是人,他出生在人间,修道在人间,成佛也在人间。
基本内容
一  太子诞生
在叙述过本文的缘起,和解释过社会人士对佛教的误解后,接着再要介绍的,是佛教的源起和流传。但要谈佛教源起,必自教主释迦牟尼佛说起,因为在我们所知的历史记载上,世间之有佛教,是释迦牟尼佛降世以后的事情——过去也有诸佛降世,但因时间过久,事迹湮没,一切无从查考。我们只就现代历史文字的记载,来介绍释迦世尊的应化事迹。
释迦牟尼佛,又称释迦世尊。释迦是种族名。义译为强勇;牟尼义译为寂默,是称赞之号,称释迦牟尼者,意思为释迦族之圣者,称释迦世尊者,是为其觉圆德备,出世三乘,世间六凡,无不共尊,故号世尊。
两千数百年前,印度社会阶级分为四种。一为婆罗门,主持宗教;二为刹帝利,系王族,掌理政治;三者吠舍,为商贾;四者首陀罗,为农人奴隶。释迦世尊是刹帝利族,父为中印度迦毗罗卫国国王净饭大王,母为摩耶夫人。他于二千五百多年前降生于世,但在其降世之前,即有种种殊胜因缘,如《因果经》中所载,在过去无量劫前,燃灯佛住世时,有一位善慧仙人,皈依于佛。并买得五茎莲花,以供养佛。当时燃灯佛为善慧仙人授记,将来成佛,号释迦牟尼。有一天,善慧仙人看见燃灯佛走来,因地面潮湿,善慧即将自穿的鹿皮衣铺在地上,又将头上的长发加铺上去,待佛走过。于是燃灯佛更授善意记;将来在娑婆世界作佛,度诸众生。善慧便自此出家,修菩萨行。
又经过若干劫后,到迦叶佛时,善慧菩萨功行圆满,命终生兜率天。兜率天为欲界空居的第二层,此天有内外两院,外院为享福报的天人所居,内院为位登补处,将欲继承佛位的菩萨所居。善慧菩萨已登补处,在此天中为诸天众演说妙法。嗣因观娑婆众生根性已熟,时机已至,便下生人间,成就佛道。
上面是《因果经》所载释迦世尊宿世因缘的故事,下面再介绍世尊降世后的事迹。
二千五百八十余年之前,在中印度恒河支流,罗泊提河岸的迦毗罗卫国,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喜事,那就是国主净饭大王,在已逾五旬之年得了太子。净饭王早年与天臂城的释种善觉长者之女摩耶结婚,摩耶夫人温和贤淑,夫妇恩爱异常,但婚后多年不曾生育,使净饭王心中留下了一团阴影。直到摩耶夫人四十五岁的时候,夜梦一个乘六牙巨象的人扑向怀中,自左肋进入腹内。夫人大惊而醒,乃把梦境告诉净饭王。净饭王觉得不可思议。但未久时日,夫人怀孕的喜讯就传遍了王宫。
夫人怀孕期满,按照当时头生子要回娘家分娩的习俗,净饭王派了一千侍从,护送夫人归宁。当途中经过迦毗罗城外的蓝毗尼园的时候,夫人一时兴起,便命侍从停车,她带着宫女入园赏玩:在园中她走到无忧树下,伸手想折树上的花蕊,忽然间惊动了胎气,太子由她右肋间降生下来。
当太子降生的时候,天上乐声鸣扬,华发飘坠,宇宙光明,万物欣豫。太子落地后,不扶而行,向东南西北各走七步,自己说道:“天上天下,惟我独尊。”这时地下随太子足迹所至涌出莲花,天空有二龙踊出,在虚空中口喷清泉,为太子沐浴。
这消息传报到迦毗罗城的王宫中。净饭王闻知,立刻赶到蓝毗尼园,看看太子身现黄金色,三十二相,瑞应殊异。自然欢喜万分。回宫后就召请有名的婆罗门,为太子议立名字,众婆罗门共议结果,对净饭王说:“由太子降生时的种种祥瑞看来,太子应名为悉达多才好!” 悉达多,汉语是吉祥的意思。这就是悉达多太子——释迦世尊降生人间的经过。
二  出家学道
太子降生后不久,一位当时负有盛名的预言家阿私陀仙人,来谒见净饭王,说要为太子占相。净饭王命人抱出太子,请阿私陀仙人观看,他看得只是目瞪口呆,晶莹的泪珠不觉一滴一滴的从他眼眶中掉下来,他老是不停的唏嘘叹息。
最后阿私陀仙人叹息着说:“大王啊!照太子这种相貌看来,在人间找不出第二个来。将来长大成人,他若在家,一定为转轮圣王;他若出家,可成就一切智慧,利益人天,据我的观察,太子将来必定出家学道,转大法轮。可惜我老了,恐怕将来看不到这些情形了?”我今天能亲自见到太子的相好,真是我莫大的幸运。但想到我现在已是风中残烛的年华,留在世间的生命不久,不能得受太子将来成为佛陀的教化,所以我就不觉叹息和流泪了。” 说完叹息着告辞而去。
净饭王听了阿私陀仙人的话。使他又喜又忧,喜的是太子相貌殊好,可为转轮圣王,统一天下;忧的是怕太子长大了当真要出家修道。
太子生后第七天,生母摩耶夫人命终,净饭王命夫人的妹妹“太子的姨母摩诃波阁波提”扶养太子。她待太子如自己的亲子无异。
太子年龄渐长,净饭王请了名师令太子习文学和武艺。先请文事最优的毗奢密多罗教太子声明(文典),工巧明(技艺),因明(伦理学),内明(宗教学)及医方明(医药学)等诸种学问,又请武术最精的羼提婆教太子兵戎法式及各种武器。太子天资聪颖,对文学武技,皆自然通达,加以击技精擅,神力过人,可以说文武兼全,智勇悉备。
太子虽然勇武聪敏,但性情却喜沉思瞑想。有一次同父王郊游,看见田中的农人,赤体裸背,在烈日之下工作;老牛拖着犁不得休息,还被鞭打得皮破血流;又见农田中被犁翻出的小虫蚯蚓,被鸟雀竞相啄食,惨痛万分。太子看到这一幅活生生的生存斗争图,心中感到无限的哀痛。就在阎浮树下,端坐沉思。净饭王找到他,问他为何如此,他说:“看见世间的众生,互相吞食,心中感到万分难过,所以坐在这里沉思。”
净饭王劝慰了半天,才带他一同回去,净饭王想到了阿私陀仙人的预言,深怕太子厌世出家,便为他纳释种婆罗门摩诃那摩之女耶输陀罗为妃。并为他建筑了冬天用的暖殿,夏天用的凉殿,春秋用的中殿。殿中都用七宝装饰,穷极奢华。复在园里广造池台,栽莳花果并以五百采女,歌舞随侍。人间的娱乐,可以说应有尽有但这些声色之娱并不能使太子感到欢乐,相反的他更为“人命苦短,忧思无量”的问题苦恼。
一天,太子禀明父王,要到城外出游。净饭王便敕令官属前后导从,陪同太子出城-这时途中观者如云都想看看太子的风采。太子乘车到了东门,于人丛中看见一个老人,发白面皱,骨瘦如柴。手持拐杖,行动极其困难。车经南门,又看见一个病者,身瘦腹大,喘息呻吟。痛苦万状的在道旁挣扎。后来到了西门,遇到一族人抬着一具尸体。那尸体脓血流溢,恶臭难闻。随行的亲属,痛哭流涕,使睹者心酸。太子看到此等情状,真是感慨万分。想到世人不拘富贵贫贱,都逃不过老病死的大关,乃叹道:
“日月易过,少年不常,老至如电,身形不支,气力衰虚,坐起苦极,我虽富贵,岂能独免,念及将来,甚可畏惊,”
最后经过北门,看见一个梵行沙门,圆顶法服,威仪有度。一手持钵,一手持杖,严肃安详的走过来:太子肃然起敬的赞叹说:“善哉善哉!这才是使人向往的生活啊!”
此后太子就常为如何安身立命,求得解脱的问题沉闷苦恼。到了他十九岁的时候,他下了出家学道的决心,就在二月初八日的夜里,中夜起身,到耶输陀罗的寝宫,对熟睡中的爱妃和娇儿——耶输陀罗所生的罗候罗——看了最后一眼,断然潜出宫门,唤醒他的仆人车匿,骑上骏马健陟,策马出城、出了北门,回顾巍峨的宫城,他发誓言道:“我若不能求得正觉,。度脱众生于生死海中,誓不再回迦毗罗城。”
说毕他策马疾走,天亮到了拘利国外的阿拿摩河畔停了下来,命车匿带马还宫,车匿哭诉着要求太子一同回去,太子说:“你代我奏知大王,世人的生死离别。无有定期,我的出家,正是为求这些解脱之道!”
说罢他摘除发中明珠以奉还父王;脱了身上的璎珞以奉还姨母;又脱了身上华美的服饰以与耶输陀罗,然后拔剑断了头发,改扮成沙门模样。车匿看见太子道心坚切,不肯回宫,无奈牵着骏马健陟,怀抱着太子的服饰,大哭而返。
三  六年苦行
太子看车匿走远,便步入河畔的苦行林中,往访在林中修习苦行的跋伽仙人,跋伽仙人接见了他,他看见和跋伽仙人在一处修苦行的外道,有的披着草衣,有的身着树皮;或躺在泥土里,或卧在荆棘上,他就问道“你们修学这些苦行,到底能获得什么果报呢?”
跋伽仙人答他说:“欲求升天。”太子说“升天虽然快乐,但福报总有受完的一天.福报享尽,仍要堕落的呀!”
他和众仙人反复问答了很久,发觉他们所修的苦行,不是根本解脱的办法,于是他停了一宿之后,即便辞去。
这时净饭王已知道太子出家的事情,他无限悲哀。便派了王师大臣二人,带着侍从,去追劝太子回国。他们追到了太子,但太子立志修行,不为所动,王师大臣无奈,乃留下乔陈如等五个人侍从太子,他二人带着其余的人回报净饭王。
太子带着五个从者,渡过恒河,途经王舍城。城王频婆娑罗王闻知,便把太子迎往宫中。他觉得太子绝世英材而遁世出家,感到深为惋惜,力劝太子还俗,并愿以王位相让。太子婉和的谢绝了他的好意,频婆娑罗王,深为感动,便向太子说:“你如得道,愿先来度我。太子便告辞而去。
他们一行六人,往尼连禅河附近,沿途访问了事火外道的优楼频罗迦叶等许多人,见他们修习的仍不过是生灭法,即便告别而去,再继续前进,赴弥楼山麓,访问当时的大学者阿罗逻迦阑,郁陀罗,摩子等,修习禅定,但后来觉悟到,修禅定纵修到非想非非想境界,仍在三界以内,终不能超过生灭无常的法则,因此又告别他往。
太子像这样参访了数年,毫无成就。乃想到真正悟道,还是在自己精进。于是就到尼连禅河西岸,优楼频罗村外的苦行林中,静坐思维。他每天或仅食一米,或仅食一麻,废寝忘食苦修了六年之久,最后身形消瘦得不像样子,但对解脱之道仍无所得,他自想,“这样饥饿苦修与外道有何分别?还是应该接受饮食,别求修持的方法吧!”于是便到尼连禅河洗净了身躯,并接受了林中牧女供养的乳糜。这时随太子苦修的五个从者,看到这种情形,以为太子已退堕了修道的初心。便心生诽谤,一同离开太子自行到波罗奈国鹿野苑中修苦行去了。太子见五从者离去,他便独自到尼连禅河外十里之遥的一棵毕波罗树——即菩提树下,在一块大石上敷上了吉祥草,结跏跌坐,并发誓说:“不成正觉,誓不起座。”于是就以金刚不坏的勇气追求大道。如此经过了四十八天,于十二月七日夜里,诸恶魔——也就是内心妄念的化身横来侵扰,太子现大威力,降伏魔军,然后即便入定,思惟真谛,得大解脱。于初夜里,观见三世实相,洞见三世因果,获得无漏的正智。于第四十九日——十二月八日的早晨,明星出时,豁然大悟,证得一切种智,成就无上正等正觉——这时太子已三十岁。
据经上记载,太子悟道的时候,大地震动,诸天云集,天华飘坠,天乐鸣空,赞颂释迦牟尼成就佛道。

释迦世尊在菩提树下睹星悟道后,又在树下静坐了七天,观察思维,探索弘传教理度化众生的方法,之后就由菩提树下动身,打算到鹿野苑先去度化离去的的侍者桥陈如等五人,世尊在途中接受了谛婆沙和跋利迦等诸商人的供养,并接受诸人所请,为其授皈依。这是世尊度化众生的开始,这些商人也就成了佛门最早的在家信众——优婆塞。
世尊到鹿野苑的时候,先前侍从太子的桥陈如、摩诃那摩、跋波、阿舍婆阇、跋陀罗阇五个人,以为世尊是退转净行的沙门,初相约世尊到时不起立问讯。及至世尊到时,五人都不觉起立敬礼,或为敷坐,或执衣钵。世尊就问道:“你们已共约见我时不起立,现在又为何供我使役呢?”
五人深感惭愧,就问世尊说:“瞿昙(世尊的姓),修道有进步吧?  ”
世尊告诉五人说:“你们怎能对无上之尊而称姓呢?虽然我心如空,无所分别,但你们这等骄慢,将招不善之报啊!”接着又告诉他们说:“你们莫以小智轻量我道成与不成,我已舍弃苦乐,行于中道,内心寂定,远离生老病死苦患,得成了正觉。”
五人闻知,欢喜踊跃。世尊知道五个人皆已悔过.为他们说苦集灭道四圣谛的修行法门,令五人离垢证果,为佛弟子。后人称此五人为五比丘,这是世间有比丘的开始。
到这个时候,世间三宝,悉已具足。三宝就是佛宝、法宝、僧宝。佛宝是释迦牟尼佛,法宝即四谛圣法,僧宝就是最初被度的五比丘。
五  弘法度众
世尊度化五比丘后,就暂时安居在鹿野苑中。不久波罗奈国长者耶舍,和他的亲友五十人都来向世尊皈依又遣弟子赴四方弘化,他自己并亲到摩迦陀苦行林中,度化事火外道优楼频罗迦叶,那提迦叶,及伽耶迦叶三弟兄。他们三弟兄尚有弟子千人,同时皈依世尊,于是世尊的声教四被,远近尊扬。
世尊想到未成道时,频婆娑罗王有:“若成道时,愿先见度。”的约言,于是带领千余弟子,走向王舍城。频婆娑罗王闻说世尊来到,欣喜万分,亲自迎接世尊到迦兰陀竹园中,听受经法,受持五戒。他并在竹园中建造寺宇供世尊居住,这就是僧伽最初有寺宇之始的竹林精舍。
这时婆罗门中有舍利弗及大目犍连二人,都聪明智慧,名望素著,各有一百弟子修习道行,一天舍利弗途中遇到世尊弟子马胜比丘,见他威仪殊胜,举止安详,心中颇为敬羡,便问马胜比丘道:
“请问令师是谁,他平常说些什么教法呢?” 马胜比丘说:“我师释迦世尊,他的智慧神通,无人可比。我年纪幼稚,受学日浅,尚领会不了我师的妙法。”
舍利弗一再要求说:“请慈悲方便,略说一点概要。”
马胜遂说偈道:“诸法因缘生,缘谢法还灭,吾师大沙门,常作如是说。”
舍利弗听了,大有感悟,回去告知目犍连,带着弟子一同皈依世尊。
这二人皈依后,世尊因他二人学识优越,对他二人特别重视,这就引起旧弟子中有以为不平的,世尊因说四句偈道:“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
自此,僧团中渐渐有了戒律的制定.戒,梵文叫波罗提木叉。
桥萨罗国的须达多长者,受世尊教化,与太子祗陀共建祗园精舍——这就是有名的祗树给孤独园。此后世尊就常往来于竹林精舍与柢园精舍之间,以这两个地方作为说法的重要地点。
这时净饭王听说太子成道,并在邻国王舍城说法。就遣使者请世尊回国一行,世尊就回到迦毗罗城父亲族说法。阿难陀,阿那律诸王子都随世尊出了家。后来世尊之子罗侯罗也剃度出家,世尊因他年岁过小,就为他制定了沙弥十戒,这是僧团中有沙弥的开始。
世尊如是前后说法四十九年。谈经三百余会,度人无数,到了世寿八十岁的时候,这时三藏教典已经尽备,四众弟子普沐教泽,度生之事渐毕,就在拘尸那伽罗城外希连若跋提河畔示疾,择在娑罗双树间,命阿难敷设床座,示以即将涅粲。
这时诸大弟子都伤感无比,就推阿难向世尊请示四事:“一、佛灭后依谁为师?二、依何安居?三、如何调伏恶性比丘?四、如何结集经典令人证信?”世尊指示说:“第一依戒为师;第二依四念处为安住;第三恶性比丘默摈;第四在经典前冠以‘如是我闻’四字令人证信。”这时有外道婆罗门须跋陀罗赶来求度,成为世尊最后的度化弟子。
二月十五日中夜月圆时分,世尊右胁而卧,汩然入寂。后来诸弟子将世尊圣体于拘尸那揭罗城的天冠寺中荼毗,所遗舍利由摩揭陀等八国分别供养。这时是西历纪元前五四四年,当周景王元年的时候。
六  三藏结集
世尊灭度后,僧团中有不守戒律者,摩诃迦叶诸大弟子深以为忧,为防止此等垢渎佛法的事情继续发生,遂有集众编纂佛语,流传后世之议,于是在佛灭后数月,于摩揭陀国王舍城外的毕钵罗窟内,由摩诃迦叶会集上座比丘五百人,结集三藏圣教。其时由佛弟子多闻
第一的阿难诵出经藏,由持律第一的优波离诵出律藏,由说法第一的富楼那诵出论藏。复经大众同意,定为佛说。前后历时七月,完成结集。由于这次结集在毕波罗窟内,后人称此为窟内结集,或上座部结集。
窟内结集仅五百上座比丘参加,尚有未参加斯选的佛弟子众,亦别为集会,以婆师婆为上首,结集五藏。五藏者,有经藏、律藏、论藏、杂藏、咒禁藏,因其结集在毕波罗窟外。后人称此为窟外结集或大众部结集。
佛灭之后百年,有比丘苦于戒律太严,倡议重订者,长者耶舍乃邀请大比丘七百人,于毗舍离城重勘律文,结果上座保守派胜利,否决从宽之议,仍恪遵释尊遗制。后人称此为七百结集,或第二次结集。
佛灭之后二百三十余年,阿育王笃信佛法,对僧众供养极为优厚,外道徒众有穷于衣食者,乃作比丘形,混入僧团,改篡佛典,扰乱佛义,佛徒被诱入邪见者甚众,这时阿育王亲迎目犍连帝须尊者为上首,选出精通三藏之比丘个人,集于波咤利佛城整集正法,淘汰魔  僧,此为第三次结集。
佛灭后四百年,印度犍驮罗国迦腻色迦王崇信佛法,极力弘布,日请一僧入宫说法,同一经题,说者多有相异之处,王以问胁尊者,尊者说:“去佛日远,诸师渐以己见渗入教典,现当重新结集,以定其义。”王接受尊者的建议,乃招大德尊者五百人于迦湿弥罗城,从事三藏注释,历时十二年:造经律论三藏注解各十万颂。此即有名之《大毗婆娑论》。此为第四次结集。
释迦世尊的遗教,经过数次结集后,卷帙浩繁,内容丰富;我国的经典,汉魏六朝唐宋各代均有翻译,至今日所传之藏经,或五千余卷,或八千余卷。世界上的宗教、言经典之丰富,教理之圆融,实未有超出乎佛教之右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王俊英 » 释迦摩尼佛

赞 (2) 打赏